• <optgroup id="nsryi"></optgroup>

    1. <strong id="nsryi"><sup id="nsryi"></sup></strong>
      1. <optgroup id="nsryi"><em id="nsryi"><pre id="nsryi"></pre></em></optgroup>
        <samp id="nsryi"></samp>
        首頁 > 小學語文 > 十一冊語文

        肖復興《花邊餃子里的愛》課文原文

        [電腦版] 佚名

        肖復興《花邊餃子里的愛》語文S版課文原文

        小時候,包餃子是我家的一樁大事。那時,家里生活拮據(jiéjū),吃餃子當然只能挨到年節;平常的日子,破天荒包上一頓餃子,自然就成了全家的節日。這時候,媽媽威風凜(lǐn)凜,最為得意,一個人又和面,又調餡兒(xiànr),餡兒調得又香又綿,面和得軟硬適度,最后盆手兩凈,不沾一點兒面粉。然后媽媽指揮爸爸、弟弟和我,看火的看火,搟(gǎn)皮的搟皮,送皮的送皮,頗似沙場點兵。

        一般,媽媽總要包兩種餡兒的餃子,一種葷(hūn)的,一種素的。這時候,圓圓的蓋簾兒上分兩頭碼上不同餡兒的餃子,像是兩軍對陣,隔著楚河漢界。我和弟弟常搗亂,把餃子弄混。媽媽只好茄子葫蘆一起煮。媽媽不生氣,用手指捅捅我和弟弟的腦瓜兒說:“來,媽教你們包花邊餃!”我和弟弟好奇地看著,媽媽把包好的餃子沿著邊兒用手輕輕地一捏一捏,便捏出一圈穗狀的花邊兒,像小姑娘頭上戴了一圈花環,煞【shà】是好看。我們卻不知道媽媽是耍了一個小小的花招兒,她把肉餡兒的餃子都捏上了花邊兒,讓我和弟弟連吃帶玩兒地吞進肚里,自己和爸爸吃那些素餡兒的餃子。

        那艱苦的歲月,媽媽的花邊餃,給了我們難忘的記憶。但是,這些記憶,都是到了自己做父親的時候,才開始清晰起來,仿佛它一直沉睡著,需要我們必須用經歷的代價才能把它喚醒。

        自從我能寫幾本書之后,家里經濟狀況好轉,餃子不再是什么“圣餐”。想起那些辛酸和我不懂事的日子,想起媽媽自父親去世后獨自一人艱難度日的情景,我想起碼不能讓媽媽在吃的方面再受委屈了。我曾想拉上媽媽到外面的餐館開開洋葷,她連連搖頭:“媽老了,腿腳不利索了,懶得下樓啦!”我曾在菜市場上買來新鮮的魚肉或時令蔬菜,回到家里自己做,但媽媽并不那么愛吃,只是嘗幾口便放下筷(kuài)子。我便笑媽媽:“您哪,真是享不了福!”

        后來,我明白了,盡管世上食品名目繁多,人們的口味花樣翻新,媽媽卻雷打不動只愛吃餃子。那是她老人家幾十年歷久常新的最佳食譜。我知道,讓媽媽吃得開心的唯一方法是常包餃子。每逢我買回肉餡兒,媽媽看出要包餃子了,立刻麻利地系上圍裙。先去和面,再去打餡兒,絕對不讓別人沾手,那精氣神兒,又回到了我們小時候。

        有一年大年初二,全家又包餃子。我要給媽媽一個意外的驚喜,因為這一天是她老人家的生日。我包了一個帶糖餡兒的餃子,放進蓋簾兒一圈圈餃子之中,然后對媽媽說:“今兒您要吃著這個帶糖餡兒的餃子,您一準兒會大福大吉大利!”

        媽媽連連搖頭笑著說:“這么一大堆餃子,我哪兒那么巧能有福氣?”說著,她親自把餃子下進鍋里,餃子如一尾尾小銀魚在翻滾的水花中上下翻騰,充滿生趣。望著媽媽昏花的老眼,我看出來她是想吃到那個糖餃子呢!

        熱騰騰的餃子盛上盤,端上桌,我往媽媽的碟中先撥上三個餃子。第二個餃子媽媽就咬著了糖餡兒,驚喜地叫了起來:“喲(yō)!我真的吃到了!”我說:“要不怎么說您有福氣呢?”媽媽的眼睛笑得瞇成了一條縫。

        其實,媽媽的眼睛實在是太昏花了。她不知道我耍了一個小小的花招,用糖餡兒包了一個有記號的花邊餃。那曾是她老人家教我包過的花邊餃。花邊里浸滿濃濃的母愛,如今,我謹以花邊餃討得年邁買母親的快樂和開心。

        關鍵詞:

        點此糾錯或發表評論 []

        伦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