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ptgroup id="nsryi"></optgroup>

    1. <strong id="nsryi"><sup id="nsryi"></sup></strong>
      1. <optgroup id="nsryi"><em id="nsryi"><pre id="nsryi"></pre></em></optgroup>
        <samp id="nsryi"></samp>
        首頁 > 教育資源 > 教學論文

        看似尋常最奇崛----淺談《林黛玉進賈府》的語言藝術魅力

        [電腦版] 佚名

        張衛春《看似尋常最奇崛

        ----淺談《林黛玉進賈府》的語言藝術魅力  

        《林黛玉進賈府》是高中新課程人教版選自《紅樓夢》第三回的一部分內容,這一部分在全書中有著“初識”榮府府內大致結構和大部分女性主要人物的重要作用,所以被人稱為“紅樓夢”的真正開篇。我們在欣賞其中精巧的結構布局藝術、精妙的人物形象塑造藝術之外,也應注意其質樸自然的語言中蘊含的豐富內涵,極其平常的話語中流露的獨特意蘊。  

        ----又忙攜黛玉之手,問:“妹妹幾歲了?可也上過學?現吃什么藥?在這里不要想家,想要什么吃的、什么玩的,只管告訴我;丫頭老婆們不好了,也只管告訴我。”一面又問婆子們:“林姑娘的行李東西可搬進來了?帶了幾個人來?你們趕早打掃兩間下房,讓他們去歇歇。”

        ----賈母因問黛玉念何書。黛玉道:“只剛念了《四書》。”黛玉又問姊妹們讀何書。賈母道:“讀的是什么書,不過是認得兩個字,不是睜眼的瞎子罷了!”  

        ----寶玉便走近黛玉身邊坐下,又細細打量一番,因問:“妹妹可曾讀書?”黛玉道:“不曾讀,只上了一年學,些須認得幾個字。”  

        這兩句是諸多精彩語句中的平常句,在塑造人物形象中所起的也絕不是點睛作用。但細細琢磨卻有著豐富的內涵,反復涵詠竟有著驚人的表達效果。  

        首先來看第一句。這是黛玉剛進賈府見過賈母、邢夫人、王夫人、李紈,迎春、惜春、探春后,見王熙鳳快要近尾聲時王熙鳳的一番問話。這看似極普通的過路話,對王熙鳳形象的塑造作用卻不可小視。這句話表面看至少包含三重意思:一是王熙鳳向在座的所有人表明自己十分關心黛玉,二是她要明確告訴黛玉她在賈府中擁有著實際權力,三是讓周圍的下人清楚要好生對待黛玉、不能另眼相看。這表層意思是十分明顯的,但這話露白的地方更為明顯:一是連續問詢,根本不給黛玉回答的機會,最后也是在黛玉還未作出回答的情況下就轉而說其它事情了;二是首先問及“幾歲了?可也上過學”,明顯暴露自己根本未曾關心過黛玉,或者說暴露自己缺乏有關黛玉的基本的常識;三是本來已經安排的很周密的事情,偏偏要重復囑咐下人,做作的意思過于明顯;四是兩個“只管”明顯給人張狂炫耀手中權力的印象,大有自以為是、目中無人的意思。一個如此精明的女強人,在這樣的時候如此露白,這絕不是曹雪芹的敗筆,而是著意表現王熙鳳的缺乏修養,刻意借她自己的語言刻畫她世俗形象的絕妙之筆。試想,如果對待賈寶玉,王熙鳳會不會這樣呢?不言而喻。因為賈寶玉是賈府的核心利益之所在;而黛玉呢,不過是在感情上過不去,在實際上無所謂的人物。這一點從賈赦和賈政不約而同都未親見她就可知了,再說,此時的黛玉不過就是一個十多歲的小外甥女,何況又是來此常住。  

        再看第二、三句。這是在一一見過賈府大小女眷,回到賈母處吃過晚飯,拉家常時賈母和黛玉、寶玉和黛玉的很隨便的對話。“賈母因問黛玉念何書”的一句中用的是“念”字,這意在表明賈母此時很隨便、很放松,只把黛玉以小外甥的正常身份看待;況且那時候女子一般不讀書,即使讀也不過是為日常生活而不是當做事業,所以賈母用“念”字可能也有這一層意思。在黛玉回答的話中,說自己用的是“念”字,問姊妹們用的是“讀”字。這一變化意在表明黛玉此時還處在拘謹恭肅、“時時在意”的心理狀態下,小心說話。對自己用“念”是謙和,對姊妹用“讀”是肅敬。這細微的變化沒有逃得過賈母的注意,隨后賈母回答時也改成“讀”字。讓我們從很細微的地方看出賈母聰慧機敏、應對自如、不露痕跡的大家風范。也看出黛玉身處屋檐下的拘謹、對人對事的心細如發、以及謹小慎微的小女子心理。而寶玉的問話卻直接用“讀”,一方面有書生氣、孩子氣的表現,另一方面也應有寶玉比較看重黛玉、說話鄭重其事的意思。把寶黛二人的感情從一開始就拽得緊緊的,恰好與全本的意思相符合。就是這樣一些平常語言也包含著如此豐富的意蘊,我們不能不對《紅樓夢》的語言表示由衷的欽佩和贊嘆。  

        當然,這樣值得涵詠的語言比比皆是,我們從中既可以得到藝術欣賞的享受,也可體會到曹雪芹十年間數次增刪、字斟句酌的辛酸悲苦,更為重要的是我們不得不驚嘆藝術巔峰之作的卓越藝術造詣。正如周中明在《紅樓夢的語言藝術》一書中概括的“在平凡的話語中,寓有雄偉神奇的思想;在平淡的白描中,蘊藉嫵媚濃烈的感情;以極精練的語言,創造極大的想象空間;以極準確的字句,活現人物的神情心態。”這才是我們在文學欣賞中奉為圭臬的真正經典語言。

        作者:張衛春    工作單位:山西省大同市天鎮縣第三中學  

        郵編:038200電話:13593003852 郵箱:zvc159874@sina.com  

        關鍵詞:紅樓夢 語言 特色

        點此糾錯或發表評論 []

        伦理